首页 足球新闻  〉 网开一面变反噬!中国足协的公信力再遭沉重打击

网开一面变反噬!中国足协的公信力再遭沉重打击

2022-08-08 11:50:38 浏览: 112

  根据媒体的报道,由于涉及到与李铁团队和已经离队的球员的欠薪问题,以及与其他俱乐部之间的转会费纠纷,武汉长江原本需要在7月31日之前,清偿掉总计上千万的仲裁款项。

  7月31日这个时间节点,是中国足协在今年年初针对欠薪俱乐部清偿欠薪问题给出的时间表中的一点。根据时间表的规定,出现欠薪的俱乐部需要在7月31日之前清偿至少30%的欠薪,以此获取球员等工作人员在欠薪偿还表上的签字确认,否则就会被处以禁止2022赛季第二次转会窗口注册新球员,并处罚扣除联赛积分3分的相关处罚。

  看起来这是非常清晰的规定,但相关情况已经变得极为复杂。

  复杂的第一点,是武汉长江和足协双方对清偿工作的认定。

  关于对球员的欠薪和对其他俱乐部的转会费纠纷,武汉长江方面基本没有异议,一个很明确的信号就是在前几日,武汉长江给现有的队内球员和已经离队的球员补发了一些薪水。

  然而,是否达到了30%的硬性标准,这一点还没有得到确定。

  最大的争议源自于李铁团队的欠薪问题。武汉长江方面认为李铁团队的仲裁结果存在问题,疑似有外力的干预,所以不愿意执行相关的仲裁结果。

  然而这样一来,他们就可能收到处罚。

  复杂的第二点,则是相应的处罚措施。

  按照年初的规定,如果没有清偿欠薪总额的30%,处罚措施只是在二转期间,禁止注册新球员,还有扣除现有联赛的3个积分而已。

  如果武汉长江本就没有引援计划,而且积分够多或对接下来的比赛拿分有信心的话,这两个处罚其实根本没有多大的威慑力,然而尴尬在于,他们还会招致更多的处罚。

  今年年初,有三家俱乐部向中国足协申请暂缓执行中国足协“禁止注册新球员”,很快就收到了足协方面的同意,于是这三家俱乐部招兵买马,引进了不少球员,顺利参加了第一阶段的比赛。

  当时媒体就猜到了,其中的一家俱乐部是武汉长江,因为就在收到足协许可的那一天,武汉长江宣布四名新援加盟。

  然而,这份申请和许可并非口头说说那么简单。

  根据媒体的报道,这几家俱乐部当时给出了会在7月31日清偿30%欠薪的书面承诺,而足协方面也表示,如果未能履行承诺,今年年初加盟的球员将会被禁止出场比赛,直至这几家俱乐部完成对上述承诺的履行。

  其实没有今年年初加盟的几名新援,武汉长江也可以使用此前已经注册的球员,但和他们不同的是,今年阵容变化极大的淄博蹴鞠此前在重新收到禁令之后,由于凑不够出场人数,比赛已经被判负,而同样收到禁令的新疆天山雪豹有可能退出今年的中甲联赛。

  这也是武汉方面考虑退出的一大原因。

  在这个错综复杂的情况下,我们无意,也无法判断中国足协和武汉长江各自给出的论述是正确与否的。

  毕竟,这里有着太多太多的内幕尚未揭开。

  当年李铁以中国男足选拔队主帅的身份带队参加东亚杯,包括之后成为正式的国足主帅,其留下的团队与武汉方面的合同关系非相关人士而不可知,另外,如果武汉方面对相关的仲裁结果有异议,今年年初申请暂缓执行处罚时就应该及时提出,为何要做出书面承诺呢?

  如今的最新情况是武汉长江方面提交了与仲裁案有关的“全新证据”,这些证据与此前的事实和材料有着很大的出入,基于这样的情况,足协决定暂缓执行“恢复执行禁令”的禁令。

  然而,如果有着全新的证据,武汉长江在去年仲裁时为何不拿出来?如今仲裁结果已出,按照足协规则已经不能推翻,时隔一年之后还能提交新的证据吗?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是中国足协给自己带来了更多的麻烦。

  刨除李铁时期所带来的问题,中国足协的确不应该过多插手李铁、李铁团队与俱乐部之间的合同内容。当时下场予以解决,中国足协就难以在日后让自己退回到裁判员的位置上,从而无法做到名义上的公平、公正。

  中国足协最不该做的事情,就是在今年年初对这些俱乐部“网开一面”。

  当然了,秉公执法在当时注定是很艰难的。

  如果当时不“网开一面”,这些俱乐部可能在今年年初就会解散,由此产生的欠薪纠纷或许会增加几十条,这注定会给本就非常繁重的年初工作再添更多的负担。

  网开一面,能让已经非常难看的中国职业联赛的面貌,稍微不那么难看。

  然而在今年年初,这几家申请暂缓执行禁令的新闻曝光之后,我们就已经说过,网开一面实质上等于足协带头破坏公正原则,将自己制定的规则踩在脚下。

  半年不到,反噬已来。

  如果足协严格执行相关的仲裁结果,将武汉长江今年引援的球员排除在比赛序列之外,这些球员首先是最无辜的受害者。

  他们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却在不到半年的时间之后,再次陷入了形同失业的状态。俱乐部一天不解决自己的问题,他们的权益就得不到丝毫的保障,如果长此以往,俱乐部会如何看待这些不能代表球队出场的球员?

  由此,会不会出现新的纠纷和争议?

  最糟糕的结果,就是武汉长江选择退出中超联赛。

  今年年初,在重庆两江竞技宣布解散的时候,我们就表达过自己的观点,中超联赛不能以存在空缺的形式进行,哪怕时间紧迫,哪怕当时的大连人可能没有做好准备,还是应该让他们递补进入中超联赛。

  因为足球最重要的环节就是比赛,而比赛最重要的就是公平,空缺一个名额就意味着每轮比赛都有一支球队轮空,由此产生的体能、状态差距和洗牌等问题,是无法解决的。

  最终,大连人的递补让中超第一阶段的比赛顺利进行,而且因为谢晖和他的“压着打”,大连人也成为了第一阶段的最大热点。

  这才是真正的双赢局面。

  然而,那时的中超联赛毕竟没有开幕,如今的中超联赛已经打完了第一阶段。

  如果此时武汉长江选择退出,中国足协就无法再征召球队填补这个空缺的名额,剩余的二十多轮比赛,我们势必要面对由轮空产生的各种问题。

  和2008赛季武汉光谷的退出一样,那将是一个极为无奈的结果。

  然而如果武汉长江方面不愿让步,足协为了联赛的顺利进行,从而开始考虑对李铁团队的问题重新仲裁,毫无疑问,那将是对足协公信力的又一次沉重打击。

  哪怕,足协的公信力在舆论场上早已所剩无几,也不能遭受这样的打击。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足协正在面临今年最大的一个难题,严重程度远甚于年初的重庆两江竞技解散。

  稍有不慎,扩军之后的中超第一年就将以闹剧的形式而收尾。

  假如能回到过去,中国足协在今年年初就不该暂缓执行相关的禁令,哪怕这可能会导致几家俱乐部的解散和退出,但在那时,即便出现了解散的情况,还有足够的递补时间,从而能让2022赛季顺利完成,而不至于陷入今日如此尴尬的境地。

  这听起来当然很像毫无意义的翻旧账,但在当时,驳回申请并不是很难做出的一个决定,因为那只是按规则办事而已。

  当时不按规则行事,日后就存在着面临更多问题的可能性。

  作为中国足协,你不能指望自己是青天大老爷,做出的什么决定都会被下面的俱乐部百分百信服,从而像淄博蹴鞠、新疆天山雪豹那样自己咽下苦果。

  毕竟武汉长江的相关表态,是非常正常的,或许也是有其合理性的。

  所以,中国足协必须要在自己占理的时候,牢牢站在属于自己的高地上,这样才能维护好自己的公信力,一旦走下高地,很多事情就会在冥冥之中出现潜移默化的变化。

  就像今天这样,在潜移默化中变成更大的危机。

  7月31日这个时间节点这么度过,后面还有别的节点。

  如果足协不能尽快给出此事的相关说法,那么不仅是对淄博蹴鞠、新疆天山雪豹等有着类似问题的俱乐部的不公平,也是对一些即将因为清偿欠薪不足30%而招致扣分和禁止引援的俱乐部的不公平。

  如果武汉长江可以因为提交新证据而对最终的仲裁结果提出异议,那么其他俱乐部可不可以如此效仿?如果7月31日的节点无人受罚,10月31日呢?年末的12月31日呢?

  如果用拖字诀就可以解决问题,那么足协年初所要求的清偿欠薪工作方案,还有什么意义?

  (牧子)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the end